顾祈心

此心安处是吾乡。

【瞳耀】用26个字母的方式来说明他爱他。(二)

E:ear stud(n.耳钉)

 

  这天洛天出外勤,白羽瞳和展耀负责接小洛阳放学。

  牵着洛阳的手走进警局的时候,迎面走过来两个警察,正扭着个头发染得乱七八糟的杀马特往外走。

  “白sir,展博士。”

  白羽瞳和展耀习惯性地点了点头,没有多加理会,洛阳却盯着那小混混耳朵上看起来沉甸甸的铆钉耳钉看了半天。

  小混混一脸不服气,两手被控制着但一直没放弃挣扎,眼瞅着这么个小孩儿直愣愣地看着自己,心下一恼:“嘿,小孩儿!看什么看!信不信老子……”

  “老实点!!”

  身后的警察知道洛阳的身份,先一巴掌拍在那混混的头上,逼他闭了嘴。

  展耀眉头一皱,也没多在意,低下头去问洛阳:“怎么了?”按洛阳以前的生活环境来看,应该没少见这种人,怎么突然好奇起来了?

  “就是好奇:白叔叔,打耳洞疼吗?”

  展耀没有耳洞,于是洛阳提问的对象自然地转为了白羽瞳。

  等三人进了电梯,按了楼层键,白羽瞳开口道:“不疼啊,跟打针也差不多。耳朵上,尤其是耳垂的部分,血管、神经少,痛觉也不灵敏。”

  “我以前见酒吧里的那些人打耳洞、纹身,都是为了耍酷,你呢?你为什么打耳洞啊?”白叔叔已经这么帅了,又有品位,肯定不会是为了耍酷才这么做的吧。

  听见小洛阳的问题,白羽瞳笑了,转眸看了展耀一眼,后者了然地也跟着笑了:“我啊,也算是为了耍酷吧。”只不过是耍给特定的某个人看的。

  “诶?!”

  “就我退役那年,这个家伙忽然突发奇想送了我这对耳钉做生日礼物,我想着总不能就那么放着,所以就去打了两个耳洞戴起来了,”白羽瞳指着展耀,对洛阳解释了一番,话到最后,他忽然也起了好奇心,“猫,你这家伙算好的吧?知道军人不能打耳洞,算准了退役的时候送给我。”

  “哪有,凑巧罢了。”展耀摸摸鼻子,嘴角笑意不改。

  展耀的小动作是有特定含义的——摸下巴是疑惑,摸鼻子是有趣,手指轻敲手背是在思索,时间久了,白羽瞳几乎都快形成条件反射了;经过这一年多的共事,SCI众人也差不多知道了一些“神棍”展博士的行为习惯。

  “什么凑巧?”

  “回国前一天,经过一家精品店,刚好看见这一对耳钉,突发奇想就买了嘛。”

  “是么?那为什么是三角形的?”这一对耳钉的造型很简单,纯银的两个等边三角形,也没有特别的打磨工艺。白羽瞳以前没细想过,现下突然就想知道了。

  “哦,这个嘛……秘密。”展耀眨了下眼睛,支起一根手指轻压在唇上,做了一个赵爵的招牌动作——噤声。

  白羽瞳眯了眯眼,没来及追问,电梯到了,展耀拉着洛阳快步往外走去,中途没忘记回头对白羽瞳戏谑一笑。

  后者无奈地摇了摇头,心说,你不告诉我,我不能自己查吗?

  等到白sir借由耳钉照片在网上找到了设计师当初设计系列作品的初衷时,只能靠在座位上扶额一笑:

  “我之所以选择这些基本的形状,是因为它们充满了象征意义,在不同的文化中有着不同的含义——三角形可以代表未来、稳定或期许,圆则代表现在、完美或情感……”

  确实是展耀这只别扭猫会喜欢的创意。

  

F:fury(n.狂怒;暴怒)

 

  作为SCI两位核心人物,展耀的性格特点是温和聪敏,而白羽瞳和他一比,就显得比较暴躁一些,吼人的事情一般也都由他承包了——当然,包局不作为参照。

  但SCI成立一年多来,第一次真正让队长白羽瞳陷入暴怒的事件,就是前重案组组长蓝城霖趁众人出外勤时绑架了展耀并且当着白羽瞳的面对展耀百般殴打。

  彼时众人受制于他手中的人质展耀和洛阳,只得交出了配枪、绕着柱子彼此拷成一个圈,白羽瞳更是自己把自己拷在了蓝城霖指定的位置上,方便他虐打。

  蓝城霖对白羽瞳有怨,是所有人心知肚明的事情,只是没想到带累了展耀。

  展耀和白羽瞳不一样,身体素质一贯比较差,根本经不起警校毕业、专业警探出身的蓝城霖下的狠手;蓝城霖也确实聪明(虽然用错了地方),知道无论怎么痛打白羽瞳,都不过是一时的爽快,难消他心头积攒多年的恨意,所以他选择了从展耀下手。看着白羽瞳双手被缚,只能踮着脚尖在原地挣扎、怒吼,蓝城霖心里说不出的畅快和惬意,下手也就更无所顾忌了。

  每一棍打在展耀身上的时候,白羽瞳都觉得是自己挨了一枪又一枪,枪枪都洞穿他的心脏。

  展耀清楚白羽瞳的性子,竟然忍着一声不吭,这反倒更加引起了蓝城霖的施虐欲,最后一棍子忿然就当头敲下去。

  白羽瞳眼睁睁地看着展耀的头像钟摆一样,摇晃了两下,然后颓然地一点,垂首不动了。周身的血液瞬间涌上了额头。

  如果不是急着送展耀去医院,白羽瞳自己都无法保证不对蓝城霖死狗一样的尸体做点什么不为人道的事情。一枪爆头,真是便宜他了!

  展耀醒来以后,倒是觉得这次被绑架也不是全然没有好处的:一方面,白羽瞳因为急哭而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一直被调侃,展耀坐享小白窘迫的神情,感觉身心愉悦;另一方面,经此一役,白sir决心今后出勤还是要把展耀带在身边,简直巴不得拴在裤腰带上,展耀对此表示十分满意。

 

G:genius(n.天才)

 

  展耀是个天才,这已然是众所周知的事实了,他平日里也非常坦然地享受着众人的崇拜和各式夸奖。但最近这个情况略有变化——当SCI的人第N次在他梳理案情时将疑惑求知的目光投向白羽瞳以后,展耀有点不开心了。

  对此,白羽瞳很是无奈:“猫,你这是学术做久了,遣词用句太专业,一般人的思路怎么跟得上嘛。”

  “你不是听懂了吗?!”展耀没好气地回嘴,心知白羽瞳也算不得什么正常人。其实在所有人里,他才是最完美的那一个,无论武力值、观察力,还是智力水平,都是顶尖的。

  “诶,别闹,乖,”白羽瞳揽住展耀瘦削的腰身,在他脸侧轻啄了一口,换来展耀一个白眼,“如果说你是犯罪心理学的天才的话,那我就是‘展耀学’的天才嘛。你花这么多年学犯罪心理,没理由我也花了二十几年时间还搞不懂一个你啊~对吧?”

  “哼!油嘴滑舌!”

 

H:hug(v\n.拥抱)

  

  展耀最近在进行新的课题研究,是关于怎样通过某些特定行为来增加恋人之间亲密度的。一切学术研究都是以搜集资料为第一前提的,展耀决心从自己身边的情侣问起。

  round 1:马欣&洛天

  洛天接阳阳放学,刚刚回到SCI就见展耀从办公室里探出头来,冲他招了招手,顺便说了句:“阳阳,借一下你爸爸。”

  洛阳点点头,乖巧地在爸爸的座位上自觉自发地掏出了作业本;洛天摸了摸他的头,快步往展耀的办公室走去。

  进了办公室,展耀示意洛天坐下,开始给洛天解释自己正在做的新课题;听了半晌,洛天不是太懂,挠了挠头说:“展博士,你是有问题要问我?”

  “对。你别紧张,很简单的一个问题,我开门见山:你和马欣之间,什么样的亲密行为是你觉得最舒服的?”

  “轰——”洛天的脸以光速红透了。

  唉,知道洛天老实,没想到这么老实。

展耀在笔记本上默默地备注了一下,接着愈加放缓了语气:“比如,牵手啊,拥抱啊,接吻啊……之类的。”他本来想要继续往下举例的,结果眼见自己嘴里每多往外蹦一个词,洛天的脸就更红一度,展耀只得默然。

“就,就……”洛天支支吾吾说不上话,窘迫的模样让展耀脑子里登时冒出一个词:逼良为娼。

终于没忍心,展耀将自己的笔记本倒转过来摊在洛天面前:“来,你选哪个,拿笔勾一下就成。”

洛天抖抖索索地拿起笔,展耀以为这下他总能选了吧,结果洛天看看纸,又看看伸长脖子、满脸期待地等着他的展耀,居然还是下不去笔。

得嘞。

展耀摸摸鼻梁,转过身去,背对着洛天;过了一会儿还没听见纸笔相接触的声音,于是又补了一句:“纸上要是没有,你就写在旁边空白的地方就成。”

话落地没一会儿,沙沙的走笔声响起,展耀几乎要笑出声来,最后还是憋住了,等确定洛天写完了,他才又转过椅子,一眼也没看本子上写的什么,开口道:“谢谢你啊,麻烦你再帮我把马欣叫进来吧。”

“好,好的。”

洛天走后,展耀赶紧把本子取回来,低头一看,只见纸上颤巍巍地写着几个字:看着就很好了。

哇塞,这也太纯情了吧!!

五分钟以后,马欣一脸疑惑地走了进来:“展博士,有什么事吗?洛天怎么一脸别扭?”

“咳咳,没什么。我这边有一个新的研究项目,我正在收集材料,想问问你的想法,”展耀清了清嗓子,自然地翻过一页纸,重新拿起笔:

“欣欣啊,你觉得跟洛天在一块儿的时候,什么行为让你觉得幸福度最高啊?”

“什么行为啊……应该是抱住他手臂的时候吧,有安全感。”比起洛天的过度羞涩,马欣可以说是非常爽快了。

“哦,安全感……好的。谢谢你。”这动作马欣确实经常做。

“没事!那我先走啦。”

“好的。”

round 2:马汉&陈佳怡

“马汉!我问你个问题啊。”展耀叫住了面前行色匆匆的马汉。

“好的,展博士,你问吧。”

“你和佳怡在一起的时候,比较喜欢做哪些亲密的举动啊?比如拉手啊,接吻啊什么的。哪种行为你觉得最幸福?”

“呃……这个嘛……”马汉僵了一下,下意识地搓了搓手指头。

“我这儿有个新的课题,跟这个有关系。你大致给我个说法就行。”

“那,应该是拉手吧,我比较习惯。”

“好的,”展耀记下来了,“我打个电话问问佳怡。”

“……展博士,那个,你问到了的话能告诉我一下么?”

还挺上心的嘛。展耀当然笑着点头了。

等打完电话,他就后悔自己刚刚轻易应承的行为了。想了想,决心发短信给马汉:

佳怡说,她觉得咬你最有幸福感。

展耀内心os:不敢多想,不敢多想……

(白羽瞳:猫,你学坏了!)

  round 3:赵虎&齐乐

  “诶!赵虎!”

  “哦,展博士!到我了是吗?”赵虎一副了然的样子,闲闲地喝着白驰泡的咖啡,踱到了展耀身边。

  “你知道我要干什么?”

  “听小马哥说了嘛,而且你看蒋平。”展耀顺着赵虎的眼神看过去,只觉得往日里的宅男一角今天的氛围格外阴郁了一些。

  “小马哥和马欣聊了聊,蒋平在边上听见了,忽然意识到他已经是SCI里硕果仅存的单身狗了,结果就成这样了呗。”

  “现在才意识到也太晚了,”展耀轻笑,回过头来问赵虎,“那你的答案是什么?”

  “我嘛,觉得都差不多,好像没什么特别的感觉,”赵虎皱着眉头思索了半天,“非得选的话,牵手吧。”

  “十指紧扣还是?”

  “怎么说的跟偶像剧似的……没那么夸张,乐乐就喜欢拉我的小拇指。”

  “好的。”具体的答案正合展耀的心意。

  “展博士,我也想知道乐乐的答案。”

  “呃……我先问了再回答你!”吃一堑长一智,展耀没有马上答应赵虎。

  问了齐乐回来,一拍赵虎肩膀:“齐乐跟你一样。”

  “好嘞!谢谢展博士!”

round 4:白锦堂&公孙

  抽了个午休间隙,展耀推开了解剖室的大门,公孙策正对着一堆零散的尸块表情愉悦地吃着鸡肉三明治。

  “小展,怎么了?又有案子了?”

  面对公孙一双发亮的大眼睛,展耀冷静地摇了摇头:“不是,我这边在做一个调查,有个问题想问问你。”

  “哦,问吧。”公孙策情绪值↓。

  “你和大哥之间什么样的亲密行为让你觉得幸福度最高?比如接吻啊,拥抱啊,之类的。”

  “嗯……接吻吧。”公孙策摸着下巴想了想,坦然答道。

  “呃,什么程度呢?法式湿吻呢,还是轻轻地吻一下就好?”展耀一边奋笔疾书,一边问出了下一个问题,暗暗在心里给自己做思想工作:一切都是为了学术,嗯,学术。

  “热吻吧,喜欢激烈一点的。”

  公孙果然和大哥合拍。

  “你俩试过用舌头给樱桃打结么?”

  “这也是你研究的内容之一?”公孙斜眼看向展耀,展耀任由他看,义正言辞地回答:“是啊,答案要具体一点才好分析啊。”

  “试过。”

  “成功了么?”

  公孙策又瞥了展耀一眼,还是认真回答了他的问题:

  “成功了。但是舌头都快麻掉了。”

  很好,了解了。

  好(八)奇(卦)心得到了极大满足的展耀愉悦地点点头:“好的,那我不打扰你了,先走啦。”

  “锦堂一会儿就来了,你如果要问他的话,就在这儿等一会儿吧。”

  “……呃,我想不用了……”

  大哥的答案不用问也知道……

  而且,展耀担心白锦堂的答案太过劲爆,就算他敢听,也根本不能写进研究报告里吧……

  round 5:白羽瞳&展耀本人

  白羽瞳洗完澡出来,看见展耀还窝在沙发里写写画画的,转身先进了厨房,花两分钟热好了牛奶,才又走出来;大长腿一跨,从沙发背上利索地滑坐在了展耀的身后,让他整个人嵌进自己怀里:

  “还忙呢?喝了牛奶,差不多该睡了。”

  “嗯……”整理好一天的资料,展耀忽然抬起头,想起自己还没有问过白羽瞳,于是侧过头来,整个人顺势靠在白羽瞳结实的胸膛上:

  “羽瞳,你呢?牵手,接吻,拥抱,加上那个……你最喜欢哪一个?”

  “加上哪个?”白羽瞳挑了挑眉。他明知道展耀在某方面脸皮特别薄,却总是忍不住逗对方。

  “你明明知道我说的是什么!!”展耀一瞬间就炸了毛,一下子坐直身子,伸手就要拧白羽瞳。白羽瞳赶紧先把牛奶放好,才空出手来捉住展耀两只不客气的爪子:

  “好啦,乖,不闹。我好好回答你的问题,行了吧?”

  “哼╭(╯^╰)╮!”

  “我嘛,最喜欢拥抱。”

  “为什么?”展耀将疑惑又好奇的目光投向白羽瞳英俊的面庞,以此来识别他到底有没有说谎:他原本以为白家兄弟的喜好应该是一样的→_→。

  “因为拥抱是跟你最贴近的方式啊,两个人接触的面积是最大的。”说着白羽瞳身体力行地从背后结结实实地抱住了展耀,身量清瘦的展耀几乎完全被白羽瞳包在了怀里;有力的心跳自身后传来,和自己的渐渐形成了相同的节奏。

  “也不一定吧,接触面积最大的话不是应该是……”展耀乖顺地赖在白羽瞳怀里,脑子自然地顺着逻辑线条往下走,没注意到对方脸上逐渐加深的笑容弧度有多么的意味深长:

  “想知道的话,‘实战演练’一下不就知道了嘛……”

  白羽瞳低沉的声线在展耀耳边炸响,伴随着湿热的呼吸直冲耳际,展耀的脸立马烧了起来;还没等他挣扎着坐起来,白羽瞳就狡猾地咬住了展耀的耳朵,用唇舌反复舔舐,展耀的腰当即就软了:

  “色老鼠……!”

 

  TBC.


写在后面的话:

1.马欣是小说里马汉的妹妹,小说里马汉是男的,网剧性转了。

2.耳钉的部分是借了某个设计师的话改动了部分来的。

以上。

评论 ( 4 )
热度 ( 133 )

© 顾祈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