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祈心

此心安处是吾乡。

【巍澜】终局。(一发完)

写在前面的话:

  根据四十集改编的我理想中的大结局!俗气的HE!!(虽然是假的orz)

 

【一】

  “回家吧。”

  夜尊没有想到,时隔万年,他们兄弟俩还能够有携手的一天。哥哥的手虽然不再是印象里的幼小稚嫩,却依然很温暖,像他的笑容一样。

  两人走到台阶上的时候,身后传来沉沉的一声呼唤:“沈巍。”

  沈巍先前借由长生晷与赵云澜共享生命之后,汰换了身体里自身的黑能量,而将长生晷内的能量转移到自己身上;然后又借此与山河锥产生共鸣——当赵云澜将山河锥刺入夜尊额首时,被夜尊吸收的沈巍也算准时机重新将冰锥刺穿自己的心脏,放出原属于长生晷的能量,实现了与夜尊的生命共享,以求同归于尽。故而兄弟两人此刻都只是微薄的能量体,常人肉眼无所见。换言之,赵云澜看不见沈巍的身影,可却叫住了他。

  听见赵云澜的声音,沈巍旋即回头去看,并没有放开夜尊的手,只从衣领里取出了一条链子,上面坠着一颗小小的圆球;他一用力,把它拽了下来,面上没什么表情,可夜尊没来由地觉得沈巍是在挖自己的心。

  那颗小圆球被沈巍轻轻抛在了地上,轻巧地滚向瘫倒在地的赵云澜。

  本该耗尽气力的赵云澜勉强侧过身子,小心地拾起了小圆球,竟打开了。夜尊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但见原先面对他百般折磨时一向硬气的赵云澜突兀地就落了泪。这边,沈巍却笑了,笑容里带着他读不懂的东西,似是眷恋,似是无奈,又似隐忍,好像下一刻哥哥也要哭了。

  更让夜尊疑惑的是,浑身浴血的赵云澜也突然笑了开去:

  “镇,恶者之心;扬,善者之德。”

  只听他喃喃念了这一句,沈巍便敛了长久凝望的目光,转身头也不回地带着夜尊往外走去。

  “沈巍啊,原来你酝酿了这么久啊。”

  走出地君殿,夜尊似乎还听到了赵云澜的这一句呢喃。他不由得顿住脚步,想要回头去看一眼。

  “弟弟,走吧。”

  沈巍捏住了夜尊的手,用力地握了握,说着话却没有回头。夜尊抬眸去看他的面色,地星暗淡的光线下更显得沈巍的面容憔悴落寞:

  “哥。”

  “嗯?”

  “我已经找到家了,你不用陪我了。”

 

【二】

  趁着林静去找特调处其他人的时候,赵云澜重新启动了时空连接,麻龟和浮游的话印证了之前獐狮的说法。知道自己死期将近的赵云澜蓦然笑了开去:

  “赵云澜啊赵云澜,还真是没想到,你还有这个荣幸,来燃烧自己、照亮别人。”

  就像沈巍一直做的那样。

  只可惜了,最后都没能再见上沈巍一面。他先自己一步走,不知道自己还追不追得上。真希望他能等等自己,还有很多话没来得及说啊。

  笑着笑着,泪水还是不听话地落了下来。

  与夜尊奋战的这三日三夜,赵云澜可能把这一生的眼泪都流尽了。看着沈巍在他面前备受折磨,看着他为自己奋不顾身,看着他的血雪花般四散飘零,眼睁睁地就这么看着,他消失在面前,生命一点一点地逝去。

  原以为自己拼尽全力一搏,还能换回沈巍一线生机,终归是没有能够……

  沈巍啊沈巍,等等我吧。我这就来。

  死死扣住镇魂灯,赵云澜闭上眼睛,忍受着千万次撕裂骨髓血肉的疼痛折磨,硬是一声不吭;脑海里浮现出的都是同一个人的身影——清瘦,沉稳,干练,万年前纯粹直白的眼神在万年后统统转化成为藏在眼镜片后的深情凝视。

沈巍,沈巍。

这一万年,怕是让你白等了。

对不起。

 

赵云澜即将彻底失去意识的那一刻,一直潜伏在他身体里的獐狮迅速地掌控了他的身体。

同时,镇魂灯光芒大炽,仿佛是天地初开的第一道阳光,破开了笼罩地星万年的黑暗。向来为浓重阴云笼罩、时间都在此处停止流动的地星,第一次拥有了独属于自己的光明与缓缓向前、永不止息的时间洪流。

“云澜,虽说答应了你,会以你的身份替你好好活下去。可是试问有哪个父亲可以眼见着自己的孩子死在自己面前呢?虽然我獐狮也算不得你真正的父亲,但你做出了你的选择,我也有我的选择。

“你父亲那个人,其实人如其名,外表刚硬,内心慈悲,不过是由于当年的事故脾气越发倔强了一些。今后你要照顾好他呀,也照顾好你自己。镇魂灯长燃之后,地星和海星之间的连接通道也会彻底断开,纵使如此,你们特调处肩负的使命依然没有结束。但我相信你们一定还是会做得很好的。

“当年麻龟老师留我下来,也许正是为了今日吧。云澜,有缘,再见。”

 

【三】

摄政官活了一大把年纪,也是第一次在地星见到光。虽然不像海星上的太阳一样耀眼灿烂,但对于自出生起就被迫投身黑暗的地星人来说,这微微光亮已然足够了。夜尊消失了,地星真正获得了光,此后能够长安吧。

“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看清楚光明和希望。”

摄政官嘴角含笑,却蓦地想起了黑袍使和镇魂令主。若没有那两个人,又如何能有地星今日的光明与安宁?

原以为自己活得足够久了,早已懂得了在这世间生存下去的不二法门,但其实愚昧如他,从未曾想过换一种活法,否则也不会几次摇摆、立场不定。黑袍使一肩担负两界和平,万古如斯;镇魂令主以一介凡人之躯,却同样能让强大如夜尊都对他莫可奈何。

这是怎样的两个人啊,以生命换来这一切,竟无缘一见。

“……摄,摄政官……”

沉浸于慨叹之中的摄政官一时没有察觉,在他身边的安柏却清楚地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是黑袍使大人!!”

“什么?!”

摄政官震惊之下,匆忙回头去看,身后不远处那个遍体鳞伤、摇摇欲坠的人,不正是已与夜尊同归于尽的黑袍使吗?!

“大人!!”

安柏率先反应过来,抢上前去扶住了即将倒下的沈巍;沈巍靠在他的怀里粗重地喘息着,胸前的伤口还在不断往外冒着血,但出人意料的是,他忽然就伸手用力攥住了安柏的衣领,力道大的简直不像是身受重伤的人:

“……送我到,海星去……”

“大人!您这样应该先诊治才是啊!您伤得这么重……”

“快送我去……通道就要,就要关闭了……”再不走,就没有机会了。

他想见他……

“可是大人……”

“来人!!”

摄政官的呼喊声打断了安柏的话,安柏忍不住回头望向那个一向圆滑的老头子,却意外在对方脸上看到了许久不见的坚毅和认真:

“快送黑袍使大人到海星去!快!”

远处跑来几个年轻人,在摄政官的指挥下,小心地抬起沈巍伤痕累累的身体,快速而不失平稳地向两界通道口奔去。

摄政官紧随在侧,从衣服夹层里掏出了一个瓷瓶子:“大人先服下这药丸,花族所制,凝血补气。”

“……”沈巍抬起的手又颤抖着落下,摄政官心头忽然一酸,直接将药送到沈巍嘴边。

“多谢……”

“大人无需言谢。是小老儿我应当替整个地星,谢谢您和镇魂令主才是。您牺牲自我降服夜尊,还地星一个安宁;令主大人燃尽自己的生命能量,化为镇魂灯芯,给这暗无天日的地星带来了从未有过的光明。说来惭愧,念及小人过往所为,实在是无颜再面对二位,唯有竭尽所能,帮扶一二罢了……”

“……你说什么?云澜他……”

 

【四】

蛇四从特调处众人手中接过赵云澜之后,正打算背着他先去往蛇族聚居地,哪知原本已然关闭的通道口忽然又破开了一个狭小的缝隙,另有一道身影被从中丢了出来,正正落在他脚边;低头一看:“黑袍使大人?!”

这是怎么回事?!

“云澜……”沈巍只来得及喊了一声赵云澜的名字,就昏了过去。

还没等蛇四反应过来,一直伏在他背上、气息奄奄的赵云澜居然开了口,似乎是在回应沈巍的呼唤:

“沈……巍……”

蛇四侧过头去看赵云澜,眼睛严丝合缝地闭着,配合着虚弱的呼吸,说话的声音极为微小,语气却格外坚定。

“这可怎么办?!”

正在踌躇间,熟悉的花香传来:

“老长虫!”

是花族长老迎春!

“快来搭把手!”

 

【五】

夜尊走进时空缝隙的时候,没想到这里会有人比他先到。

“你是何人?”

“夜尊吗?”恢复本来面貌的獐狮略转过身子,正对上那张和沈巍长得一模一样的脸。

“看来,你也做出了你的选择。”

听对方说话时了然一切的口吻,无非也是个局中人。罢了,如今管他是谁呢。

“你知我做了怎样的选择?”

“不然的话,你该和你哥哥一块儿来此才对。”

獐狮微微挑了挑眉,状似在问夜尊“我说的难道不对吗?”

呵。

夜尊颔首,轻笑。

哥哥虽然说了要带自己回家,但过往犯下的错并不会因此就一笔勾销;他夜尊能够坦然承担自己所做之事的后果,却不能连累兄长。

哥哥没有错,更何况,他还有更牵挂的人。

若是换做以前的夜尊,肯定不会想到有一天他会主动放开沈巍的手,把他推离自己的身边。那是从小一起相互扶持的哥哥啊,在任何情况下,都未曾抛弃过自己的哥哥。

然而心中纵有万千不舍,可不能忽略的是,同时也有一丝释然。做了这么多事情,夜尊从来没有真正快乐过,直到此刻。

他忽然又想起赵云澜,那个非同一般的凡人,能够忍受万千折磨仍坚定执着,令人不得不佩服。也无怪乎,哥哥如此喜欢他。

“行了,既然选了,多想无益。你现在只管往前走就好了,也许还有机会和你心中挂念之人再见。”獐狮打断了夜尊的遐思,伸手为他指了一条路。

“走吧。往前走,莫回头。”

“你究竟是何人?”迈出两步,夜尊终于还是没忍住好奇,开口发问。

“我?如今不过是一盏烛火罢了。”

 

【六】

三个月后。

赵心慈走进赵云澜病房的时候,赵云澜还是依然昏迷着,床前也还是依然坐着沈巍。

那日大战终结,赵云澜和沈巍意外双双被救,费了各界力量,总算是保住了性命。听沈巍说,夜尊在最后一刻,把自己仅存的能量都转移到了沈巍身上,沈巍因此得以保全性命,脱离时空缝隙,但失血过多,也着实休养了好些日子。而赵云澜则得益于附身在他身上的獐狮,代替他成为了万世烧灼的镇魂灯芯,免去日夜烈火灼身之苦;可由于注射了强力血清,他的身体内部机能遭受严重破坏,竟昏睡至今。

“你还是应当多休息。”

沈巍没有回头,手上动作不停,熟练地给赵云澜换了一条敷手的毛巾——近些日子他一直在打点滴,手背上青青紫紫,肿了一片:“无碍。”

“最近身体恢复得如何了?”

沈巍体内的能量先是被他自己淘换过一轮,又与长生晷做过连接,继而又与夜尊的能量融合,情况确实复杂;星督局下属的实验室倒是给沈巍做过检查,却没得到什么有用的结论,只能看沈巍自身的适应情况。

“放心,我没事。夜尊……他的异能本就是吸收和融合,最终他移交给我的黑能量已经足够中和我身体里的所有能量来源了。”虽然不能与当年的黑袍使之能相比,但也不算太弱,已经胜过一般的地星人了。

想到夜尊,沈巍不由得有片刻失神。他们兄弟俩本不会到这般地步,终究是,造化弄人。他还记得夜尊最后放开他的手时的模样,那纯粹的笑容,好久都未曾见过了。真的好久。当初两人先是失却双亲,又在种种意外之下痛失彼此,再见面已是仇敌。

如果初时自己能多花点时间,回头去找找他;如果再见的时候能马上认出他;如果一开始就把话说清楚,而不浪费这一万年的时间……只要自己抓住了任何一次的机会,也许就不会是现在这个结果。

他的弟弟本是心思良善、体弱多病之人,该是经历了怎样的苦痛折磨才把他变成了后来的夜尊?每每思及此,沈巍都不禁痛责自己,还是怪他没有守护好身边的人。不论是夜尊,还是赵云澜。

那日闻听赵云澜以己身献祭镇魂灯,沈巍当真是心头巨恸,几乎要呕血而亡。要不是被摄政官在最后关头送出地星,倒下的同时隐约间听到赵云澜的呼唤,可能那刻,沈巍便也死了。

“好吧。如果有什么问题,随时联系我。”

赵心慈将目光从沈巍身上移开,深深地望向赵云澜。差点就要失去这个儿子了。那日父子分别的时候,真没想到还有今天。说起来,还是要谢谢獐狮。

两人同身共存二十年,云澜也是他看着长大的孩子。这些年发生了许多事,其实两人是互相扶持着走过来的,只不过自己嘴硬心更硬,总不愿承认。如今,还欠了对方这样大的一个恩情,可如何能还?

不得不说,赵云澜这小子,比起自己这个老头子确实通透很多。自己这些年没有看清的事情、没有学会的东西,他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掌握了。

自己啊,是老了吧。今后,都交由年轻人去折腾吧。

“李茜说,根据昨天的指标测试,云澜身上的能量正在日趋稳定,应当这两日就会醒了。之后身体虽然会比常人弱一些,但并无生命之虞。你也不要太过担心。”

“好,我知道了。谢谢。”沈巍点点头,下意识轻轻地捉住了赵云澜放在身侧的手,指尖细细婆娑着,赵云澜手的温度有些低,触感却温润如古玉。

“那行吧,我先走了。特调处的人一会儿会来,你还是让他们替换替换你,去休息一下吧。要不云澜醒了,见你这一脸憔悴的模样,怕是又要炸了毛了。”

自家儿子心疼媳妇儿的模样,赵心慈早就见识过了。虽然说这话时不免还是觉得有些别扭,但生死都能堪破了,还有什么接受不了的呢?人生如白驹过隙,能珍惜能守护的时候,当然要抓住一切的机会了。免得像自己,错失了最重要的人,一生心尖滴血。

“嗯。”想起从前自己故意刺破手指时赵云澜大喊大叫的模样,沈巍没忍住,笑了。嘴角轻轻牵起一个小小的弧度,可眼前的人却不再像之前一般露出夸张的表情来夸自己、抱自己和亲吻自己了。沈巍心头难免失落,微笑的弧度也低了下来。

云澜,你若是还在气我怪我,我统统都认。只求你,快些醒来,好不好……

轻巧的关门声响起,想来是赵心慈走了。沈巍情难自禁,越发用力地握住赵云澜的手,缓慢又虔诚地低下头去,阖上眼眸,在对方布满针眼的手背上烙下一吻:

“云澜,求求你……”

快点醒过来吧。

还没等沈巍起身,他就看见近在咫尺的赵云澜清癯的手指轻轻一颤,仿佛花间蝴蝶悄然振翅,却在沈巍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

“……云澜!”

 

THE END .

 

写在后面的话:

    总是两人都没事。这篇文章只写到赵处醒了,下一篇会写两个人醒来以后互相责怪对方不顾自己生命的冷战的故事,初心是为了虐一虐沈教授。当初看原著的时候,觉得最后赵处原谅沈巍真是原谅得太容易了,沈巍作出消除记忆、孤身赴死的事情,想想我都气到牙根痒痒,下回也要让沈老师体验一把这种有气又不能发的感觉!哼╭(╯^╰)╮!

 

 

评论 ( 16 )
热度 ( 207 )

© 顾祈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