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祈心

此心安处是吾乡。

【巍澜】处处吻(一发完)

我看青山多妩媚,青山看我应如是。

谁谓河广:

一个一直在亲亲的故事
清水

——

0.
从见到赵云澜的第一眼开始,沈巍就想吻他。不要误会,沈教授并不是什么轻浮的人,也不是花花公子登徒浪子,他只是同他,好久不见。

1.
好久不见是多久呢?
是一年?是五百年?是八千年?是一万年?还是一瞬?
在久久不曾见面的这些岁月里,日升月落毫无意义,花谢花开也不过是原地轮回,蜉蝣与巨龙同寿,夏虫尽可饮冬雪。
时间是空的。
只在见面的时候,他才恍然,哦,人间斗转,沧海桑田,已是百世。
赵云澜仍是意气风发的样子,万事冲在前面,无论是救人还是杀人,他总要护着身后的人。他那样瘦,风吹过他的衣摆,有猎猎风声。他在无数个日日夜夜里,庇护着一方土地,却鲜有人知。
沈巍站在龙城的最高处,脚下是澎湃河流奔涌东去,远处是巍巍青山悄然矗立,在这山水环抱的城里,有牙牙学语的稚子,有行将就木的老人,有恩爱夫妻,也有痴男怨女,这城里有他要杀的人,也有他永恒的爱人。
他站在这里,龙城尽入他眼中。他不会用电子产品,也没有什么眼线细作,他只有用自己的眼睛去看,用自己的精神力去探查,在他的世界里,绝不会让赵云澜受到伤害。
黑夜为恶人提供了保护色,那人握着刀,满眼恨意仿佛有什么累世的恩怨一般,带着几乎实体化的杀意,冲向倒在地上的赵云澜。沈巍身比心先动,化作黑袍使的样子,一个顺身冲到了赵云澜面前,起手便破了对方的杀招。
“多谢黑老哥及时相救。”倒在地上的赵云澜笑的没心没肺,见对方没有伸手扶他的意思,还自己拍拍身上的土站了起来。
嘴角翘起的弧度刚刚好,笑声刚刚好,连插科打诨都刚刚好,所有人都认为赵云澜似乎没事。
只有沈巍,看到他微微皱起的眉头,他一点也不好。
沈巍想吻吻赵云澜的眉心,告诉赵云澜,没关系,万事有我。
他想吻吻他的眉心,但是不可以。

2.
赵云澜盯着墙上的照片,若有所思的对大庆说,“死猫,你有没有发现,自从上次在龙大解决了那个案子以后,我我们见到那个沈教授的频率就直线上升?”
大庆甩了甩尾巴,喵呜了一声,继续啃他的小鱼干,意思是“无聊”。
大庆是一只弱小,可怜,无辜的小猫咪,谁让赵云澜每天每天都要对他说什么沈教授,人家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大学老师,最多生的好看点,至于吗。
赵云澜还想再说什么,处里就来了电话,又有新案子了,
“死猫,真不是我无聊,新案子又在龙大,走吧。”
虽然很不应该,但是赵云澜似乎有点期待。
“你看,这起案子又同沈教授有关,你混进学生里打听情况,我去会会那个沈教授。”
在学校门口,赵云澜便和大庆分开,轻车熟路的去了沈教授的办公室。
案子的突破口一旦找到,查起来便如摧枯拉朽,只是没想到那小姑娘的竟想同沈教授同归于尽,赵云澜反应过来,便立刻冲向沈巍的办公室,正如他所说,他同对那个沈教授是一见如故,他不想自己的故人,受到伤害。
沈巍看到赵云澜冲了进来,便立刻装出受伤的样子,他瞧见他眼中的紧张、担忧、关心,心里想着,便是真受伤了,也心甘情愿。
赵云澜的眼睛比起嘴巴更愿意说实话,他的感情都写在眼底。
沈巍想吻吻赵云澜的眼睛,告诉他我没事。
他想吻吻他的眼睛,可是不可以。

3.
沈巍告诉自己,不可以逾矩,只远远的守着他,护他平安喜乐即可。
可是不行,眼睛看到的爱人,便想伸手抓住,可以牵手的爱人,便想拥入怀中。
他当下决定搬到赵云澜家对面,黑袍大人的行动力自是不消说,做决定的第二个晚上,他便住进了赵云澜的对面。
他坐在客厅里,静静的听着,对面在凌晨开门回家的声音,和猫吵架的声音,打开冰箱门的声音,撬开啤酒瓶盖的声音,还有……洗澡的声音,他都听的一清二楚。
他知道这样不对,可是如今赵云澜真的活生生的出现在他的面前,生活在他咫尺之外的地方,他忍不住想多关心他一点。
他就这样坐了一整夜,除了月光与夜风,无人相陪,他却一点也不寂寞。
第二天,他们在楼下偶遇,赵云澜热情的同他打招呼,他有些愣怔,与平日里干练且云淡风轻的赵云澜不同,早晨的赵云澜,眼角有没睡好的红痕,脖子缀着刚晨跑完累出的汗珠,说话的声音也远没有白天那样疏离冷淡,故作热情。这个赵云澜是鲜活的,有人情味的,冒着热乎乎的热气的,雪白透亮的。是旁人很少见过的。
沈巍觉得很幸运,他还想看到更多不一样的赵云澜。
有时他们在楼道里遇见,一个要回家,一个要出门,出门的自然是赵云澜,他深情严肃,不再挂着玩世不恭的笑容,只对他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就匆匆离开。
还有时候,他们在家门口遇见,赵云澜喝的酩酊大醉,站在门口,钥匙怎么也插不进锁眼,一个人在门口嘀嘀咕咕。沈巍便过去看他,他见来人,便从小声嘀咕,到大声唠叨,醉的颠三倒四的话不停的讲,像是要把自己的心讲给别人听。
他讲的很开心,至于说了什么,沈巍却没有听,他盯着他的唇,怎么会有这样的男人呢,明明胡子拉碴的,但是那两片唇,却看起来是又粉嫩,又晶莹,又柔软的样子,想必也很甜。想到有人曾经吻过这里,尝过这柔软唇瓣的味道,他就想一个一个挖了他们的眼睛,封了他们的嘴巴。
沈巍想吻吻赵云澜的唇,现在四下无人,月光正好,适合接吻。
他想吻他的唇,所以他俯下身子,和他唇舌交缠,深深拥吻。

4.
赵云澜太累了,从上车开始,他就是精神萎靡的样子。他为了这个案子,已经很久没有休息了,经常在特调处的沙发上打了个盹,就惊醒,然后接着查案。

他看起来玩世不恭,但是心中却充满了正义,他不爱读书,说不出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但他却用自己的身体,一次又一次的挡住黑暗侵袭。
沈巍同他说,不要拿自己的家人开玩笑。他说好好好,然后去母亲坟前献了花。
沈巍同他说,不要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他说好好好,然后义无反顾的冲向战场。
他并不是那种招人喜欢的人,不然不会每一次的杀招都冲他去了。但他是那种值得人托付后背的人,那些跟随他出生入死的兄弟姐妹可以作证。

他坐在车里,眼睛仍是不停的看着手机,查阅着地星的信息。幕后黑手还没抓到,他不敢让自己有一刻的休息。
“别看了。”沈巍温柔的出声劝他休息。
“好的好的。”赵云澜点头答应,手上却是片刻不停的查阅着消息,这样的敷衍他做过很多次,反正以往的每一次,劝他休息的人也不是真心的在意他。
“我说让你别看了。”沈巍突然出手,夺走了赵云澜的手机,塞进了口袋里。“休息,回家了手机再给你。”
赵云澜感觉自己心动了一下,就像,春天第一道阳光暖化了冰封的河面,河面“咔嚓”裂开了第一道缝隙,河水下面也透进了光。或者是小鸟儿挣破蛋壳,探出湿漉漉的小脑袋,光明第一次映入它的眼睛。
就是这样的心动。
他闭上眼,往后一靠,车外的阳光打进来,暖烘烘的,热意哄得他想睡觉,他便把自己投进了黑甜梦中。
赵云澜第一次靠在沈巍肩上的时候,他有些措手不及,就像一万年前吃到的第一颗糖。他下意识的推开赵云澜,那人便软软的靠向玻璃。玻璃冷硬,车身一颠簸,他便撞的“咚”的一声,心疼的沈巍立刻又把人搂回怀里,调整个舒服的姿势,让他好好睡一觉。
从沈巍的视线看过去,赵云澜的脖子完完全全的露了出来,他的脖子纤细而修长,不用刻意去搔首弄姿,也是风流高贵的样子。
他想扔掉赵云澜的各种圆领T恤,同他一样一年四季衬衫,遮着脖子不叫人看到才好呢。
可他又有什么立场去扔呢?想来想去,他什么都没有。
沈巍想吻吻赵云澜的脖子,要是还能咬一口,留下点红痕那更好不过来。
他便低下头,借着调整姿势,偷偷的吻了他的脖子一下,又立刻坐好。
沈巍没瞧见的是,赵云澜偷偷笑了一下。

5.
瞎了的赵云澜,看起来与平日里也没有任何不同,仍旧是嘴欠,仍旧是雷厉风行,但沈巍知道,他害怕,甚至软弱。因为他抓着他的手的时候,总是用很大的力气,让沈巍的心都跟着疼了。
“我没事,不过是眼睛看不到了,耳朵还可以听,鼻子还可以闻嘛。这里是我家,东西放在哪里我闭着眼睛都能找到,你快回去吧,不用担心我。”
赵云澜躺在沙发上,翘着腿,随意的说。若不是他几乎要把沙发皮揪破了,沈巍似乎可以相信他。
“云澜,这里只有我。”沈巍坐在他身边,握住他的手,他的手指因为刚刚用力过度,一点血色也无,沈巍便小心的替他揉弄指尖,直到指甲又变回了可爱的粉色。
“我知道只有你啊。”赵云澜放松了一点,不再像刚开始那样紧绷。
“所以,你不必再坚强。”沈巍把他的手贴到了自己的胸口。
赵云澜犹豫了片刻,缓缓的坐起来,抱住了沈巍。
“我一点也不想瞎,我想看见。”
他把头埋进沈巍的怀里,带着哭腔说。
“我想看见大庆,看见祝红,看见老楚小郭,”他顿了顿,小声的说,“我特想看见你。”
沈巍温柔的抚摸着赵云澜的后背,像是在哄一只受了惊吓的猫。他的脸上是动人的微笑,仿佛万年前第一次在冰原上升起的月亮。
他这一生,只见过两次花开,一次是一万年前,在邓林之阴,一次是一万年后,在这个有些脏有些乱的单身男人家里。
他的手落在赵云澜的背脊,瘦削的后背,支棱着两片薄薄的蝴蝶骨,夕阳下,倒真像一只蝴蝶停在了他的背上。
沈巍很想吻吻赵云澜瘦削的背,那上负担着十万苍山和天下苍生,却偏偏薄如蝶翼。
于是他脱掉了赵云澜的上衣,赵云澜的眼角仍是红红的,有泪痕,却乖乖的任他动作。
他想吻他,他便回吻。

7.
“我想吻你。”
“吻吧。”
“我想要你。”
“给你。”

评论
热度 ( 92 )
  1. 淡🍁语-苗顾祈心 转载了此文字

© 顾祈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