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祈心

此心安处是吾乡。

【巍澜】赵以安诞生记。Ⅳ(完结章)

写在前面的话:

《赵以安诞生记》这个系列完结啦~

今晚超额完成任务是为了明后天好好追剧~可能不会有更新哦,但脑子里脑洞还有很多,还是老话,敬请期待~

05.

 

  大庆怎么也没有想到,昆仑君所谓的“这孩子长得会比一般的婴儿快些”的具体含义是起初三天过去以后日长一岁?!

  虽比不得先圣盘古日高一丈,却也着实打了特调处众人一个措手不及。先是手忙脚乱从赵云澜家中翻出了沈·贤妻良母(?)·巍提前准备好的衣物,然后给小赵以安准备符合年龄的食物,接着还要回答小圣人的各种问题——

  没错,您的赵·好奇宝宝·以安已经上线!

“大庆,爹爹说了五日便回来,今天可是第六日了,他们为何还不归来?”

  赵以安顶着一张赵云澜的小皮脸,端着一副沈老师的严谨面孔,皱着小眉头一边喝粥一边淡淡地开口问道,除了软萌的声线,言语之间真是没有一星半点属于这个年岁孩子应该有的天真和“单蠢”。

  “可能是消耗了太多精元,要多休息几日吧,你别担心……??你会说话了??你知道我叫大庆??你在肚子里就晓事了??”圣人都是这么玩儿的吗??

  “是的,我知道这里叫特调处,祝红姨姨是蛇族,老楚叔叔是尸王,林静(?)是个假和尚,桑赞叔叔是结巴图书管理员,汪徵姨姨负责接电话,小郭叔叔是有天降大功德的人。在爹爹肚子里差不多三个月左右吧,我就可以听到这些话啦,虽然有些还不太懂……”赵·困惑again·以安持续在线中。

  “什么不懂?”

  “比如,爹爹为什么隔几天就说要‘吃’父父??”

  “……”赵云澜这什么乱七八糟的胎教啊!!不要在孩子面前瞎说话啊!!!

  ——虽然这孩子也不是什么正常普通的崽。

“啊,他们回来啦~”赵以安突然放下了勺子,麻溜地从沙发上爬了下来,往门口颠颠儿地跑去;刚跑出去没两步,沈巍就抱着昆仑君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父父!爹爹!”

沈巍现如今面对众人探照灯般的目光,承受力已经好了许多;看见小以安屁颠屁颠地跑向他们,对孩子的迅速成长倒也并不感到惊奇。

因某些不可言说的原因在大神木里多休养了一天的昆仑君此刻才在赵以安欢脱的喊声中悠悠转醒,众人只当他是怀孕生子后损耗过多,却不知道他强行拉着沈巍幕天席地就做了一番更加耗费体力的运动╭(╯^╰)╮。

“以安,到爹爹这来~”

昆仑让沈巍将他放下,虽然身子还有些酸软,却并不妨碍他与孩子亲近:“这几天感觉怎么样?”

“挺好的,就是想念父父和爹爹了。”赵以安一下子钻进昆仑君的怀里,抱住他的脖子不愿意撒手;沈巍上前正准备接过孩子,却在昆仑君的摇头示意下收回了手,只好一只手揽住昆仑的腰,一只手虚托在孩子后心。

“父父和爹爹也想念你呀~”

虽然知道用“母爱光辉伟大”来形容先圣不大好,但特调处众人暂时还想不出什么特别恰当的形容词来描述这位大荒山圣。

不过这一家三口真无愧为天地创世头一家,身份地位不说,光是这容貌气质就令人不得不折服。虽是违背了阴阳之道,却有说不出的和谐与温馨,当真是一举一动皆成画卷,无法不让人动容。

“大庆,你去迎一下外面的客人。”

正逗弄着小以安的昆仑君忽然停下动作,对大庆使了个眼色;大庆一跃而出,不久身后就跟进来一个穿着朴实的小老头——正是神农药砵。

沈巍自来是不喜欢神农氏的人,对于神农药砵的礼敬只略微点了点头;昆仑君心知他的心结,也并不多说,只半转过身子对药砵说:“无须多礼。坐吧。”

“山圣客气。小神只是闻知圣人降生,略备薄礼。这是夸父逐日时弃杖所化邓林的仙桃,可以补血益气,强身健体,还请笑纳。”

“客气了,多谢。”

“多谢。”沈巍替昆仑君接过礼品,眼里浮上更深的暖意。

神农药砵蓦地想起先圣神农在世时,每每总对痴缠山圣的小鬼王有所担忧,不知道他若得见今日之景,可会后悔当初的坚持?

确是山圣说的对:世代更迭,多有变化,只要坚守善念、不作恶,世间公道自持,未来对于任何人来说都只能摸到一个影子罢了,忧思过多又有何意。

“小神告退。”

神农药砵走后,昆仑君没来由地盯着沈巍手里的仙桃发起了呆;沈巍向他看去,倒不像是馋了,正待要问,却被昆仑的一句话堵住了嘴:

“小巍,我们成婚吧。”

这是山圣在向鬼王求婚???

喵喵喵???

看着大家怔愣的样子,昆仑没有多做解释,只微微勾唇,露出温柔的笑意;沈巍对上他眼里脉脉含情的光,本就没有半丝拒绝的意思,自然颔首,唯宠溺一笑罢了。终归是他心里也盼着的。

 

“在年华之二八,披邓林之曜鲜。当三春之嘉月,时将归于所天。”

 

真是,太好了。

 

THE END.

评论 ( 7 )
热度 ( 275 )

© 顾祈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