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祈心

此心安处是吾乡。

【巍澜】一纸情。(一发完)

写在前面的话:

今天不务正业地先写了一个短篇,《赵以安诞生记》完结章要稍晚一些。

实在是因为梗在心头不吐不快啊~

初衷只是想借着剧版的背景写一写赵处心里的想法,又实在喜欢p大原著的一些话,就改了过来。写的不好,麻烦大家多多包涵啦~

#剧版21集背景##化用原著名句##日常想开车却又日常失败了_(:з」∠)_#

 

  赵云澜在知道沈巍用自己的血来帮他抵御黑能量的侵蚀力之后,义无反顾地甩门而去。沈巍则在他家里呆呆坐着等了一夜。

  隔天早上,一向认真负责、准时上下课的沈老师破天荒地打电话,跟教务主任请了一天的假,之后直奔特别调查处。

  “大人。”

  一进门就遇上楚恕之,沈巍还没有开口,对方就了然地说:“赵处今天去隔壁燕市开会了,前脚刚走。”

  沈巍脚步一顿,眸子里的光一下子黯了下来。虽然理由正当,但他还是忍不住地想:赵云澜是不是借着这个档口故意避而不见呢?

  “沈老师?您来的正好,赵处留了东西给你!”

  林静拿着某样奇奇怪怪的新发明走出实验室的时候,刚好看见了呆站在原地的沈巍,急忙转身去赵云澜办公室拿他交代好的东西,心里忍不住嘀咕:黑袍使大人今天怎么看起来特别低落呢?简直和昨天半夜突然出现的赵云澜一模一样。

  赵云澜只留下了一封信。素色信封上空无一字。沈巍摸了摸,估计只有薄薄两页纸,此刻拿着,却仿佛有千斤重量。

  “赵处这是搞什么?八百年都不会好好写份报告的人,怎么突然文艺起来了……”

  “你能不能闭上你的嘴!”老楚一个眼刀,成功堵上了林静的碎嘴,“大人,赵处要一个礼拜才能回来,您要不要……”

  “我先回去了。”

  “好的。”

 

  沈巍回到自己清冷的家里。

近段时间为了照顾赵云澜,他很久没有回来过了。身边少了那个人的气息,不用再给赵云澜准备一日三餐、打理生活,沈巍忽然闲了下来,竟觉得有些慌张失措。明明是万年来过惯了的日子……

定定地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沈巍终于下定决心坐到沙发上,打开了赵云澜的信。

 

沈巍:

  其实很想继续没皮没脸地喊你“宝贝”,但我想了一夜,还是决定正经一些,先把我们之间的问题都捋顺,再确定彼此的关系。

  最初遇到你的时候,确实很惊叹,一方面是这个年代真的少有你这样端方持重的君子,一方面是因为那种一见如故的感觉。就像我们已经认识了很久很久,就像我们一直在等待彼此。所以哪怕我一直知道你有事情瞒着我(直到现在也是),一直弄不清你的身份,我也不曾真的怀疑过你,更不要说后来把你装进了我心里。

  知道你是黑袍使以后,其实心里是高兴的。那种心情很复杂。我原本以为我这一生五行缺爱,却原来只是缺你而已。

  小时候亲眼看着母亲在我面前消失,我曾经恨过我的父亲。可世事浮沉,我对他的选择虽然不支持,却渐渐懂了什么叫“身不由己”,什么叫“迫不得已”。后来我阴差阳错地接手了特调处,自那日起我就做好了随时献身的准备,尽管我勉力想要照顾好身边的每一个人,但我知道总有我无力顾及的时候。直到你的出现。

  我想这就是命中注定,我一直在等的那个人就是你。遇到你以后,我就不自觉地向你靠近,想要依赖你,也想要照顾你;那段时间你被烛九设计三番两次出现在案发现场,我虽然曾经想要千方百计问出你的身份,但只要你一皱眉头,我便舍不得了。祝红说,我从来不曾对一个人这样上心过。

  是啊,从来没有。那一刻我知道,过去哪怕刀山火海都能坦荡去闯的那个赵云澜,如今真正有了对这世间的牵挂。

  我原想着还好你是黑袍使,天上地下几乎无所不能,没有什么能伤到你的。却没想过,真正害你一次一次受伤的人偏偏是我,我还心心念念地说想要给你幸福。

  原来竟有一种爱情,是插在心上的刀。而我不愿意这样,但又不想放开你。

  你把我狠狠地粘在了一个说不得、骂不得、恨不得、也接受不得的地方。沈巍啊沈巍,你说说你,我该拿你怎么办呢?

  我一时想不出来,也无法面对你。你先想想清楚吧,要不要和我这个麻烦精在一起。若在一起了,非死生不能离,但我绝不愿你再为我伤害自己,你必须先答应我;若能放手,就请大人莫再多牵挂,镇魂令主为这世间和平,虽赴死亦无愧悔。

  只不过身边有你的话,纵使披荆斩棘、粉身碎骨,我也乐在其中、甘之如饴。

  沈巍,我赵云澜孑然一身,只这一点真心,你若要,便拿去。

 

                                                                澜笔

 

  燕城。

  刚刚应付完一波领导的赵云澜被祝红扶着送回酒店的房间,转过拐角她就在房门口看见不知道等了多久的沈巍,脚步不由得停了下来。

  赵云澜之前眼睛受了伤还没好透,今天又被灌了几杯白的,这会儿脑袋正犯晕呢:“怎么了?到了吗?”

  沈巍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前,扶住了赵云澜的另一边胳膊,一手揽住了他的腰。像是有所感应一般,赵云澜下意识地就往沈巍身上靠去:“……沈巍?”

  “是我。”沈巍冲祝红点了点头,祝红咬住下唇,想了片刻,还是放手了。

  沈巍不再多说,几乎是半抱住赵云澜将他带进房间,随手关上了门。

  赵云澜听话地任由沈巍将他安置在沙发上,又替他拧了热毛巾来敷脸,脑子渐渐清醒过来;睁开迷蒙的双眼,还不甚清晰的视野里是沈巍在灯光的映衬下越发温柔的面目,突然就想起临去出差自己留下的那封信。

  其实讲起来,他们俩还正在冷战呢。

  究竟算怎么回事呢。

  沈巍收拾好东西,抬起头正对上赵云澜打量他的眼神;人虽然已微醺,但那双眼睛仍亮如星火,仿佛凝视着就能感受到灼人的烫。他知道他在等一个答案。

  “云澜,”

  沈巍开口的同时,伸手紧紧攥住了赵云澜的手,递到唇边虔诚地亲吻他的每一根手指:

  “我接住了。”

  

  THE END.

评论 ( 2 )
热度 ( 135 )
  1. 淡🍁语-苗顾祈心 转载了此文字

© 顾祈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