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祈心

此心安处是吾乡。

【巍澜】赵以安诞生记。Ⅱ

03.

  特调处现今多了个小宝贝,众人每日都既紧张又兴奋——

  楚恕之特地在特调处多布了两层网,祝红则在外围两公里范围内都加装了一倍监控铃;林静把赵云澜的肉身搬到了特调处,和小以安的摇篮安置在一起;小郭则因为常到各处孤儿院做义工、带娃经验丰富,所以被任命为孩子的贴身保姆;大庆总掌全局,每日的主要任务除了安排特调处的日常工作,就是接待各族来进贡的使者。夜班人员因为阴气太重,一般不会也不敢靠近新诞生的小圣人,但每日也不再插科打诨摸鱼摸麻将了。

  小以安非常的安静,每日不哭不闹,睡着的时候多、醒着的时候少;只要一睁开眼,酷似沈巍的乌眸总是好奇地看着周围的一切人事物,隐隐透出一股属于赵云澜的机灵。

  祝红每每看见总是要感叹一句:“圣人的基因就是不一样,好的全传下来了。”

  好在龙城这几天格外风平浪静,也不知是不是赵以安带来的吉祥。特调处的大家伙儿每日最常做的事情就是围着小以安看,逗他玩儿。可惜小以安虽然从长相看更像赵云澜,但从不爱笑的这个劲儿来看,想来性子是随了沈巍了。

  这就忍不住让人好奇了:顶着赵云澜面貌的孩子却是沈巍那君子性格,该是个什么样的状况?

  不过好奇归好奇,谁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想想也就作罢了。

  三天转眼间就过去了。这晚小郭哄着小以安睡觉的时候,正是老楚值班。楚恕之看着郭长城在那儿熟练地给孩子拍着背、唱着儿歌,觉得又有些好笑又有些心软:这个小鸡仔儿每每到了照顾别人的时候,就没有往常面对各路鬼怪扯着他衣服下摆、抖抖索索那怂样了,虽然已经知道他代表的就是赵云澜现今缺的那块心眼,但还是不免觉得很神奇。

  那头小郭将哄睡了的小以安放进摇篮里之后,回头正对上楚恕之盯着他看的目光,脸不由得一红,说话又不自觉地结巴了起来:“楚,楚哥,我在这儿看着就行了,你,你去休息吧……”

  “不用。你去里屋睡去。”楚恕之习惯性地皱起眉头,心里却没有半分不高兴。眼瞅着郭长城的脸红直传到耳朵根上,反倒心尖像被羽毛轻抚过一样,有点痒。

  “哦,哦……”

 

  昆仑甫一睁开眼,就看见了不远处街角的那个熟悉的身影,是沈巍。身边的场景正是自己作为赵云澜的这一世,儿时住的老旧弄堂。

  沈巍还是穿着严整的西装,却悄悄侧身躲在转角,默默凝视着某处。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那个一路遛猫逗狗的不正是小赵云澜吗?

  小赵云澜戴着绣着“先锋幼儿园”字样的小黄帽儿,一只手挥着根树枝,沿着青灰色的砖墙一路走,一路划出一道白线;走在他身前不远处的是一只小黑猫,琥珀色的眼眸滴溜溜地转着,显然就是大庆了。

  “哟~云澜,放学啦!”

  “是呢!牛婶儿~”

  眼见着小赵云澜白花花的小短腿迈进了家门,幽深的小院子里传来一声兴奋的喊声:“妈~我们回来啦~”

  沈巍仍痴痴地望了许久,才缓缓收回视线;昆仑眼看着他嘴角原本带着的点点笑意一丝一毫地消散而去,最终只是苦涩地抿住嘴角,转身消失在了原地。

  昆仑忍不住觉得心疼,心里暗暗感叹着:沈巍这个傻子,这么多年,一直都是那个倔强的小美人。

  一眨眼,身边的景色又变了。这一次昆仑没有看到沈巍。

  他绕着明显加重了年代感的古镇走了一圈又一圈,才在一棵月桂树下见到了这个时代的自己,一身青色长衫,背靠着树干望着天空中的月亮,嘴里不急不缓地说这些什么;身边还站着一位袅娜的姑娘,虽是轻纱附面,但已被两行清泪打湿。不远处的夜色深处,果然是藏着气息的沈巍。

  “你心中可是有了什么人?”

  “并没有。”

  “那你为何宁愿四处躲藏也不愿与我在一起?你就这般厌恶我?”

  “不,无关于你。”

  “那究竟是为何?我一个姑娘家,这样舍却一切求你了,都不行吗?”

  “……你很好,只是不是我命里的那个人。”

  昆仑听到这里,不禁笑了开去:神农千算万算,也算不对姻缘这件事情。他以为逼沈巍发下毒誓,他们二人从此就会桥归桥、路归路,却没有想过,沈巍虽然能忍住不相见,却舍不得看不到自己;而自己虽不记得从前了,但每一次转世都没有伤了沈巍的心。千万次的孤独终老,换来了最后的相守。真是太值了。

  终究只有这几分真心,给了那小鬼王,再转世自然是没有了。

  “昆仑……”

  遥遥地听见沈巍叫自己的声音,昆仑再回首去看方才沈巍的隐身处,已不见了踪影。

  这梦啊,该醒了。小巍和以安都还在等自己呢。

 

  TBC.

评论 ( 8 )
热度 ( 216 )
  1. 淡🍁语-苗顾祈心 转载了此文字

© 顾祈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