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祈心

此心安处是吾乡。

【巍澜】赵以安诞生记。Ⅰ

说在前面的话:
设定兼采剧版和原著,原著多一些。
巍澜cp不可逆。
赵以安是巍澜的崽崽,前因在上一篇文《只是为你》里。
这一篇走温情路线,可能没有那么欢脱。
以上。
01.
  沈巍是在半夜被赵云澜掐醒的。
  睁开眼的一瞬间他一下子就愣住了:身边躺着的不是那个穿着纯白色睡袍的赵云澜,而是千万年前面如冠玉、初见便叫他一生难以忘记的昆仑君。
  还是墨玉般的乌眸乌发,鸦青色的宽大袍子,只不过眼下面容有些扭曲,牙关紧咬着,发丝凌乱地黏在了满是冷汗的额上。
  “昆仑……”
  沈巍一下子坐起来,立马在昆仑君的身边看到了属于赵云澜的肉体。
  “小巍……我要生了,凡人的肉身承受不住你我的孩子出世……快送我回大神木那里……”昆仑君汗如雨下,每说一个字似乎身体所经受的疼痛就要更加剧一分。
  “好!”沈巍立马抱起昆仑,挥手打开了连接昆仑山的时空缝隙,隐身进入的瞬间一张孤魂帖迅疾飞向特调处。
只见孤魂帖上写着:孩子将在昆仑山大神木处降生,云澜肉身仍留在家中,万望看顾。
  特调处。
  今夜因有紧急事件,大庆坐镇特调处。孤魂帖送上门的时候,案件才刚刚处理完毕,众人正打算歇一口气,没想到赵云澜要生了的消息就这么算准时机出现了。
  “阿弥陀佛……赵处也太会挑时间了!!”林静念了句佛,还是没能堵上自己的嘴。
  “楚,楚哥,赵,赵处,赵处要生了……”小郭揪住楚恕之的衣袖,话还没说完人就又昏了过去;习惯了的楚恕之面不改色地将郭长城扛起来扔在沙发上,脱下了自己的外套盖在他身上:
  “今晚我去守着赵处的肉身,明天林静你来跟我换班,祝红留守特调处吧。大庆你呢?”
  “我回趟昆仑山看看。”大庆化出人身,脖子上的金玲随着他的动作发出一阵阵清脆的响声。
  “……要不我也去?”祝红试探着开口,眼中藏不住的担心。
  “昆仑山除了我、昆仑君和斩魂使,谁也上不去。你就在处里守着吧。”大庆拍了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抚,回头和老楚、林静交换了下眼神,转身就消失在了原地。
  “行了,大家都忙自己的去吧。汪徵,这几天不太急的案子先压着,等赵处回来再说吧。”
  “嗯,我知道了。”

02.
  沈巍抱着赵云澜到了昆仑山上,却被他拦在了大神木外面,明明站都站不住了却非不让沈巍跟进去:“你就在外面等着……一会儿就好……”
  大神木与昆仑山共生,是盘古身后所化,山圣昆仑君不让他进去,沈巍也奈何不得:“真的没关系吗,昆仑?”
  “没事的……”昆仑君勉力握了握沈巍的手,另一只手刚刚扶上大神木就被吸了进去,“一会儿大庆来了,让它也在外面等着……”
  “我知道了。”沈巍眼看着昆仑消失在眼前,万年前那种无力的感觉一下子重新涌上心头,仿佛经过千万年,他还是那个只能看着心尖上的人离去的少年鬼王。
  等待的时间总是漫长的。沈巍就像与天地同寿的雕像般,呆呆地站在大神木前。昆仑山上的冰霜雪屑一次次在他身侧呼啸而过,狂啸的风几乎要把他单薄的衣裳撕裂,却都没能撼动他一下。
  “大人!”
  大庆出现了。
  “情况如何?”
  “昆仑不让我进去,说是让你也在此处等候。”沈巍陡然从失神中惊醒过来,下意识想要扶一下眼镜,抬手却落了空,才想起在家里他不惯戴眼镜的,更何况被赵云澜叫起来的时候正是半夜。
  决战后两人带着大庆正式搬进新家,大庆有了独属于自己的秋千式猫窝和一个大大的落地窗台;除了主卧以外,还空着两间房,一间留给了沈巍做书房,另一间在赵云澜怀孕以后被沈巍亲手布置成了婴儿房。
  沈巍还记得那次赵云澜特地带他去看装修中的新房子,交给他钥匙的时候,自己心里的那股想要与对方融为一体的冲动。哪怕已经在一起了,他总是不能够安心。也许就像神农药砵说的一样,过于在乎长久就会患得患失。沈巍用一万年时间来追寻赵云澜,一个人在时光的洗礼下,看似越来越克制,越来越自持,实际上早就病入膏肓,除了赵云澜,药石罔效。他一天也不敢想没有赵云澜在身边的日子,现如今再让他这斩魂使孤身回到那暗无天日的黄泉之下,是万万不能了。当初他能够狠心推开赵云澜一次,已经用尽了毕生的勇气。
  今后绝对不会放手了。
  “大人莫要担心。”
  大庆忽然开口安慰起沈巍,沈巍回首去看它,却被它的目光引向东方的天空。
  不知道什么时候,昆仑山上的风雪都骤然停了下来,常年被厚厚的积云笼罩的昆仑山上空倏忽放晴,天空却不是碧蓝的颜色,而是——
  紫气东来,霞光满天,天降祥瑞,圣人世出。
  “喵——”大庆转眼间又幻化成黑猫的模样,挺直腰背仰天长啸,沈巍听着原本的猫叫声变成了上古龙族的怒吼咆哮一般,响彻天地。接着四荒都同时响起了各种各样的兽嚎,想来是各族都感应到了这万年都难有一次的神圣降临。
  孩子出生了……
  沈巍回过头,刚好看见昆仑怀里抱着个孩子从大神木里一步一顿地走了出来。孩子身上裹着的是他的外袍。
  两步抢上前,沈巍一把抱住了昆仑,对方冲他虚弱一笑,将怀里的孩子抱高了一些:“小巍,你看,是以安。”
  沈巍先用袖子替昆仑擦了擦额上的汗水,柔柔地印上一吻,才顺着他的目光向孩子看去:其实刚刚出生的孩子本来都长一个样子,可沈巍偏偏觉得这孩子长得酷肖昆仑,唯那眉目似乎更像自己。
  孩子安安静静地在两个父亲的怀里沉沉地睡着,浅浅的呼吸声却清晰地传到了沈巍的耳朵里。
  “这是我们俩的孩子。”
  两人心里不自禁地同时想到了这句话。
  “大庆,孩子你先抱回去。我得在大神木里睡几天,沈巍留下来陪着我,”昆仑君将孩子交到了化作人形的大庆手里,舍不得地在孩子脸上轻轻一点,“带点昆仑山的雪水回去,和花族的百花蜜兑在一起喂这孩子喝,不用太多。三天以后就可以正常进食了。”
  大庆生平第一次接触这样小的孩子,接过孩子的手都有些微微发抖,讲话的时候甚至有意地控制了呼吸的幅度:“好的,我知道了。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
  “这孩子长得会比一般的婴儿快些,开智也早,你们不用太过担心。我大概需要五天的时间,依靠大神木把生产消耗的精元补回来。这些天可能会有各族先后来上贡品,你也先替我招待着吧……”
  话说到这里,昆仑似乎终于耗尽了最后一点气血,再说不出话来,只能倚在沈巍的肩上缓缓地呼吸着;沈巍眉头紧蹙,冲大庆点了点头,来不及多看孩子两眼,就打横抱起昆仑没入了大神木当中去了。

TBC.

评论 ( 20 )
热度 ( 289 )

© 顾祈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