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祈心

此心安处是吾乡。

【巍澜】只是为你。Ⅰ

#巍澜cp不可逆##设定混合剧版、小说##生子#

01
  “赵处,恭喜您怀孕啦!”林静借由推眼镜的手势“成功”地挡住了自己疯狂上扬的嘴角,因为憋着笑,身体抖成了筛糠。
  “……别跟老子开玩笑,林静,否则扣你这个月的奖金……”赵云澜忍住额角的抽动,咬着后槽牙,从齿缝间挤出了这句话。
  “诶,赵处!我可是一个正经的科学家!你不能怀疑我的专业素养啊!”林静一下子提高了声音,随即又低了下去,“当然更不能扣我的奖金……”
  “你是最近吃太多撑着脑子了??还专业素养,我一男的怎么怀孕?!!”赵云澜全然不顾及自己“孕夫”的身份,大声地咆哮着,然而有些事实即便你不想承认,它也会以各种方式迫使你直面它——比如赵处嚎过以后很自然地感受到一阵眩晕orz。
  “你别激动呀,对身体不好,你现在毕竟是一个身怀六甲的……”在赵处长的眼刀之下,求生欲极强的林静及时转换了话头,“那什么,具体的我也不知道,那个,我建议你把那(孩)位(子)大(他)人(爸)找来问问……”
  林静赶紧扶着赵云澜在沙发上坐下,小心翼翼地试探着给出了建议。
  赵云澜按着额头,忍过了一阵恶心,发着狠给沈巍打了电话,甩出了一句话以后分分钟就果断地掐掉了电话:“……你马上来一趟特调处!”
  电话那头的沈巍大感不妙:平时赵云澜有事没事都会打电话来调戏自己(没事的时候居多),每次总是不分轻重缓急不顾场合地聊上几十分钟才会在索吻后恋恋不舍地挂掉电话,这是他头一次如此迅速地挂掉了电话而且半点废话都没有,听语气像是……生气了?
  端(乖)方(巧)持(听)重(话)沈老师迅速地进行了自我反省:每天自己按时上下班去接赵云澜,按他喜欢的口味做饭,晚上的运动也非常的和谐(想到这里,忍不住耳朵一红),虽然还是会不好意思但已经渐渐学着自我表达,也没有再受伤不报,早上出门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一个小时不到突然就生气了?
  左思右想,毫无头绪的沈巍越想越不明白,只好立马瞬间移动到特调处。没想到往常去惯了的特调处,今天预备了一份大礼给他。
02
“斩魂使大人!恭喜您要做爸爸啦!”
沈巍刚一进门,就被林静激动地握住了手,迎面砸过来一个天大的消息。
沈巍一下子僵住了。他环顾了一圈,没看见赵云澜的身影,特调处的其他人倒是都在;平常在他面前大气都不敢出的一伙儿人,这会儿一个个都面带促狭的笑容,诡异地盯着他看,当然,郭长城除外——
“斩魂使大人,您和赵处真是太不容易了,55555……”
得,这小破孩儿又哭了。
“哭什么哭,这是喜事儿!”头号迷弟楚恕之一脚踹了过来,郭长城身子一哆嗦,堪堪躲了过去:“我这是替他们俩高兴嘛……”
沈巍一头雾水地看着这波人耍宝,心里的不安感越积越多,他转头将目光投向窝在沙发上的大庆和祝红:“云澜呢?”
“在卫生间里吐呢。您等会儿,别急,一时半会儿没个完呢。”吹吹新涂的指甲,对于自己曾经喜欢过的男人不但被人压还怀了孩子,红姐表现出了极大的接受度。
“……所以是云澜他……”
“是呐大人,我们家令主可是怀了您的孩子了呀,您可不能始乱终弃啊~”大庆嘴里叼着小鱼干,也没忘记打趣斩魂使大人。赵云澜这没节操的家伙也有这么一天,实在是大快人心啊哈哈哈哈哈!
以上当然也是其他特调处成员的心里话。不过大家都默契地没有说出口,因为——
“你们一个两个都吃饱了闲着没事儿干了是吗?!要不要老子给你们找点事情忙活忙活!!”
新晋孕夫赵云澜粉墨登场!
“哎呀好忙好忙,桑赞,是不是来电话了?”
“对,对呀……”
最乖巧的情侣狗二人组极为懂事地离场了。剩下的都是些艺高人胆大的主儿——
“哎呀赵处,您这身子这么重怎么能轻易动气呢?小心动了胎气呀~”祝红一副“我万分关心绝对不是落井下石说风凉话故意逗你玩儿”的表情,然而裂开的嘴角显然暴露了她的真实想法。
“老赵呀,你可要注意点影响,怀孕期间老是动怒对孩子不好的。”大庆迅速接茬。
“是啊是啊,赵处,您别生气,当心孩子。”小郭眨着无辜的小眼睛实力补刀。
“……你们这个月的奖金统!统!没!有!了!”瞅着眼前这波儿糟心的下属,赵云澜也不知道是今天第几次咬住了自己的后槽牙。
“权当今天看戏的票钱了,我们乐意~”林静、楚恕之、祝红、大庆异口同声地回应道,小郭弱弱地点了点头(?)。
“……沈巍,你跟我进来。其他人,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强迫自己不去搭理这群幸灾乐祸的家伙,赵云澜像是鼓起了莫大的勇气,算是冷静地喊出了沈巍的名字,眼神却并没有落在对方身上。
沈巍闻言,也顾不得旁边这许多人,揽住了赵云澜,低低地安慰道:“云澜,别生气了。小心点儿,有事我们慢慢说。”
对于自己的佛系教授+斩魂使大人,赵云澜一向都感到非常无力,只好在众人的注目礼中,带着沈巍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沈巍把赵云澜在沙发上安置好了,回身关上了门,下意识咽了口口水,才蹲在赵云澜面前,小心翼翼地打算开口,却又顿住了。一双黑沉沉的眸子直勾勾地盯着他。
一方面,自己向来对沈教授人畜无害的眼神攻势毫无办法;另一方面,赵云澜今天的耐性也着实消耗到了极点,终于,令主大人把头往沙发上一靠,眼睛一闭,破罐子破摔地一口气道:“对,我怀孕了,你的,两个月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想来大人能给我一个解释?”

03
“……”
办公室里一下子寂静下来,赵云澜等了半天没听见沈巍的动静儿。忍不住撩开眼皮一看,刀斩神人鬼三界、无往而不利的斩魂使大人居然当!机!了!只见沈巍睁着迷茫却无神的大眼睛蹲在原地,石像一般岿然不动,一脸无辜的神情仿佛又重新变成了那个掉马以前“巍巍不知道、巍巍什么都没有干、只是平常会锻炼身体”的龙城大学沈教授。
想到这里,赵云澜忍不住笑了,微微叹了口气,伸手抚上了沈巍俊朗的面庞:
“沈巍?沈教授?小巍?大人?”
“哦,怎么了……”沈巍下意识地回了一句,却显然还没有完全从巨大的冲击中回过神来,片刻之后才像画中人变成真人似的灵动起来,“云澜,这,这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想了想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成圣以后我也有了女娲的创世之力,有我本人的主观意念加持的话,可能就会发生这种情况……”
“主观意念?”赵云澜一下子抓住了重点,又抬手像个流氓一样捏住了沈巍的下巴,“沈巍,你什么时候开始有这种想法的?嗯?成天跟我在床上的时候都想些什么呢你?!”
  “不是,你,你听我解释……”向来秉持君子之仪的沈教授闻言一下子红了脸,直红到耳朵根上,这个时候他才真正意识到自己方才都说了些什么。
“好了,你起来说话,老蹲着我低头看你头晕得很……”赵云澜收回手按了按自己的额角,皱起了眉头,突然想起了那日沈巍跪在他面前、求他原谅的样子,时至今日还是有些气闷又心疼;见他不舒服,沈巍也忘了害羞,起身坐到赵云澜身边,把人圈进怀里,替他轻轻按揉着额角,暗暗输送了一些法力给他。
“……你还记得四圣重封以后,你闹别扭我来追你,我们不是在酒店里住了一晚吗?那晚你说了什么你可还记得?”
都什么时候的事情了自己哪里还记得,不就是滚床单那点事儿吗……
赵云澜枕在沈巍的大腿上想着,慢慢地根据仅存的记忆一点一点在脑子里倒带回放着那晚的故事……
……卧槽!难道就因为那句话?!
04
那天是时隔一个礼拜的怄气之后,两人终于和好的日子。在一起以后,两人少有这么长时间没黏在一起,不说赵云澜,沈巍心里的想念已经如那海浪,一阵高过一阵地不断席卷而来。
赵云澜自然也是想的,身体和心灵都是。他本来也算是个欲望至上的男人。所以一吃完饭,回到酒店,两人立马滚在了一起。
被沈巍压在身下的时候,赵云澜一边忙着替每日西装三件套不变的沈教授解领带、脱衣服,一边脑子里也没闲着,突发奇想就开口道:“大美人,再变个长发给老公看看?”
“……好。”沈巍低低应了一声,眨眼间如瀑的长发铺满了整张床,赵云澜忍不住轻轻挑起一缕放在鼻下轻嗅,是同沈巍身上一样来自黄泉的冷香。不知想到了什么,赵云澜忽然笑了开去,分外开心的样子;沈巍停下动作,好奇地看着对方。
赵云澜抬起头在他唇上啃了一口,又撩拨似的舔了一下,眼角眉梢都带着通透的笑意:“你说,要是再有个小美人该有多好?我一定会特别疼爱他。”
沈巍一愣,脑子里浮现出赵云澜幼年的模样,心里有根弦被狠狠地拨了一下。
铺天盖地的吻落满了赵云澜的唇瓣、锁骨,一路往下,赵云澜难耐地喘息着,努力回应着对方的热情,意识渐渐被欲火燃烧殆尽;沈巍进入他身体的时候,在他耳边低喃了一句:“那我们就自己生一个吧。”

TBC.
 

评论 ( 18 )
热度 ( 558 )

© 顾祈心 | Powered by LOFTER